浮空旋梯

ID即标题

预警:贵乱,西欧背景架空

 

01

拨开轻纱般的薄雾,马车在晨曦中缓缓驶入庭院。坐在车厢里的人撩起帘子,透过窗户向外望去,望见家门前伫立着一座雪雕。

虽是乍暖还寒时节,但积雪也该融化得差不多了。十龙之介揉了揉因睡眠不足而矇眬的双眼,定睛注视,才看清那是如雪一般安静柔软的青年,身上披的白色斗篷已然显得陈旧,不过纤尘未染。

嘴角浮起安心的笑意。

刚一下车踏上熟悉的土地,那人就如龙之介所预想的一样跑下台阶来迎接他。龙之介刚想张开双臂,对方就在刚好碰不到的距离站定了。鞠躬行礼之后,像是斟酌着什么似的开口。

“十さん,欢迎回来。”

“早上好,壮五君。”龙之介微笑着回应,“辛苦你看家了。”

“不,这点小事不足挂齿。”

“对了,托我带的信也带到了哦。”

壮五闻言,再次深鞠一躬:“……非常感谢。您的恩情,总有一天我会……”

“不用在意!能帮你们联系上亲人就好。”像是要打散围绕着壮五的拘谨气氛一般,龙之介轻松地摆了摆手,“对了,环君呢?”

“时间还早,所以没叫醒他。”

“这样啊。那,我们先进屋吧?你的身体才恢复不久,受凉就不好了。”

“实在不好意思……谢谢您的关心。”壮五转身先行一步,为龙之介打开大门的同时,肩膀却突然被揽住了。

“衣服再穿多一点比较好。”关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感觉到怀里的身体瞬间紧绷至僵硬。

“是、是的!我……先去叫环君起床。失礼了。”壮五说完就逃也似地脱离了龙之介的臂弯,小跑着登上楼梯。

龙之介凝视着他的背影,直到人消失在拐角。

屋外春风吹拂,新芽悄悄破土,预示着离别之时的到来。

 

四叶环和逢坂壮五,两个月前突然造访龙之介家的不速之客。

准确地说,是在寒冬腊月的一场大雪之后,马车沿着林间小路徐徐行进时,名叫四叶环的少年从只剩枝桠和白雪的树丛里突然钻出来,冲到路中央拦下了马车。彼时龙之介正坐在车里沉思母亲改嫁的事,马车急停带来的震动把他吓了一跳。

龙之介赶紧下车察看情况。少年身上覆盖着厚厚的积雪,一看到龙之介就冲了过来,负责驾车的侍从根本无法拉住他。

“拜托了!请救救他……”求助的话语刚说出口,环的眼圈就已经泛红了。

和弟弟年纪相仿的少年泪眼闪烁着,龙之介一下子被击溃了。尽管侍从在一旁劝阻,他还是立刻点头应允:“怎么了?要救谁?”

“そ—ちゃん快死了!”

顺着环的目光,龙之介把视线移向他的后背,才发现原来环背上的不是积雪,是一个裹着白色斗篷的人。肤色苍白如纸,血色淡薄的双唇紧闭着,兜帽遮住了眼睛,一动不动,看上去真的宛如永远陷入沉睡了一般。龙之介把手靠过去探了探,感知到微弱的呼吸,他不禁松了一口气。应该只是昏迷不醒,但也不能放着不管。

“你,既有马车又有手下,是很厉害的人吧?”像是生怕龙之介会反悔一样,环用不甚流利的语句努力恳求,“拜托你了,救救そ—ちゃん,让他不要死。回报的话,我会想办法,要钱我就去赚,或者做你的手下,总之,你想要什么,我就……”

“等等,等等,稍微冷静一点……怎么可能在这种事上跟小孩子谈什么回报啦。”

“我不是小孩子了!”环竟然有些生气起来,“そ—ちゃん也是,把我看成小孩子。所以才叫我不要管他。”

“啊,抱歉……。”龙之介是真心地感到歉意,和弟弟们相处过的他,明白孩子们想要回报恩情的意愿都是郑重其事的。既然要救人就事不宜迟,他赶紧打开车门,“报酬的事以后再说,总之先上车吧。”

“哦哦——!多谢了!”

看到环虽然惊喜地喊出声,但也已经面露疲态,龙之介便关切道:“要帮忙吗?”

“不要。”环固执地独自背着人钻进车厢。龙之介等他把病人放在座椅上安置好,又嘱咐在门边待命的侍从加紧赶路,才上了车坐在他们对面的位置。等候已久的侍从把车厢的门关紧,过了一会,马车再次缓缓启动。

林间道路坎坷,马车一路颠簸不平。突然,马匹跑过一个大坑,整个车厢随之剧烈晃动了两下。一直昏睡的人撞到了环的肩膀,环刚要俯身帮他调整姿势,就听到对方的嘴唇中竟漏出一丝细弱的声音。

“环……环君……”

“そ—ちゃん!?”

“在哪……?”

环猛地紧握住他的手,“我在!就在你旁边啊!”

“……。让你一个人走……”

“那怎么可能啊!你是笨蛋吗!”

“是啊。所以我,对你来说是,累赘……”

“啊——真是的!说你笨蛋不是那个意思啊!”

“等一下,不要对病人大叫……”看他们似乎有吵架的趋势,龙之介赶紧出声制止。

“そ—ちゃん抱歉。”环立刻低落下来,表现出小孩子犯错误时候的内疚模样。随后又很快重振精神,继续说了起来,“你会好起来的。这个非——常非常,厉害的人,答应我会救你。所以,所以……放心吧?”

最后一句与其说是安抚对方,不如说更像是宽慰自己。然而对方并未再作出回应,环小心翼翼地探了探他的鼻息,然后松了一口气。

一直注视着他们的龙之介也随着环的呼气而放松下来,随口问道:“你们关系很好呢,是兄弟吗?”

“关系很好?是这样吗,看起来?”环竟露出十分诧异的神情,“不过,并不是。我叫四叶环。他叫逢坂壮五。姓氏就不一样。”

“所以他……壮五君,叫你环君啊。我是十龙之介,请多指教。”

“嗯唔。那,就叫你龙哥好了。”

环直率的说话方式十分有趣,龙之介不禁笑道:“可以啊,感觉不错呢!就像多了一个弟弟似的。”

“哦哦。”看到龙之介的笑容,环便得知这个称呼没有问题了。

“说起来,为什么你们会向陌生人求助呢?”龙之介注意到环的衣着虽已破旧,但仍可以看出其用料昂贵、剪裁精巧,昭示着主人出身不凡,“难道是……离家出走?”

“因为,家里突然闹了矛盾。‘砰——’地打起来。到处乱糟糟一片,又有坏人想趁机杀掉そ—ちゃん。所以就逃出来了。”

是贵族世家的内部矛盾吗?龙之介没能完全听懂,不过他大概明白了一件事,环和壮五是逃亡至此的。这两个孩子应该只是被卷入了家族的利益纷争之中,却危及性命。

“那为什么拦下我的车?万一是居心不良的人……”

“什么都不做,就要失去そ—ちゃん了。如果是坏人,我就打倒他。”

与那般坚定的眼神相对时,环与自己失联已久的弟弟们在龙之介的脑海中重叠了。一瞬间,保护他们的冲动涌上心头。对于家族的权势地位,龙之介还是略有自信的。

“那环君,在你们找到下一个安身住所之前,要不要先待在我家?”


TBC.